金达通会计师事务所
首页 工程案例
高速过路费发票在哪取

收费绵绵无尽期。“贷款修路,收费还贷”在公路设施短缺、公路需求集中的特殊环境下,不失为一种建设方式。但在诸如京石高速公路北京段已经赚了6亿元之后为何还再收费,并且要经营到2029年甚至更长时间?近期权威媒体又爆出了这则新闻:首都机场高速公路当初立项时定为“政府收费还贷公路”,其特征是不以营利为目的,贷款全部还清后就应停止收费。但建成收费3年多后,该公路的性质“自觉”转为“经营性公路”,并重新核定了30年的收费权。有关取消首都机场高速的呼声及报道已十年有余,首发公司就像绝缘体一样充耳不闻,其副总宣称“高速收费有利于缓解交通拥挤”,并扬言“就是收上100年费也行”!(6月30日人民网)中国收费公路违规收费、超期收费已经成为一个突出问题。比如,贵阳市的一条公路,建设投资3196万元中,银行贷款约1500万元,但该公路被勒令停收前,收取的通行费已高达6371万元,是贷款的4倍多!另有数据显示,广东省74个公路收费站中,预计还贷期超过30年的收费站有33个,占45%,有6个还款年限超过100年,其中河源江面收费站竟达756年!在现实中我们还看到这样一种事实,不仅这种收费杳无期限,而且一些公路收费站间隔违规。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非封闭式收费公路的同一主线上,相邻收费站的间距不得少于50公里,而西部地区有的收费站相距仅10公里左右!难道这就是“中国特色”的公路发展模式和发展方向?!

金达通会计师事务所

服务热线: 18749208070

copyright © 金达通会计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©